探路消费金融 信托公司“转舵”扩张“前路漫漫”
2020-03-27 来源:北商报
在“去通道”、“降杠杆”监管政策的引导下,信托公司业务转型势在必行,眼下,不少信托公司开始在消费金融这块“大蛋糕”上发力。近日有市场消息称,云南信托​最新推出了一款自营消费贷款产品,借款品牌为“云信小水牛”,该产品唯一入口为微信公众号。

在“去通道”、“降杠杆”监管政策的引导下,信托公司业务转型势在必行,眼下,不少信托公司开始在消费金融这块“大蛋糕”上发力。近日有市场消息称,云南信托最新推出了一款自营消费贷款产品,借款品牌为“云信小水牛”,该产品唯一入口为微信公众号。

3月26日,记者尝试发现,“云信小水牛”微信公众号已经被删除,查询不到访问入口。对此,云南信托方面回应称,“云信小水牛”是该公司为了强化消费金融的客户服务能力,仅用于策划、检测客户服务的一项研究尝试。而此举也印证了信托公司对这一领域的“兴趣”。近年来信托公司加速布局消费金融业务频频引发业内讨论,当“转舵”扩张已经变成趋势,如何避免可能碰到的“暗礁”也成为信托公司当下值得思考的问题。

“探路”消费金融客户服务能力 

翻看市场消息发现,“云信小水牛”是由云南信托开发设计及运营,产品的唯一入口为微信公众号,2018年初注册为“云信梦享金融”,2019年4月认证为“云信小水牛”,额度最高5万元,产品期限在12个月以内,日利率为0.01%-0.1%,等额本息还款。

对“云信小水牛”的推出,市场人士解读为,云南信托将打造一款平台化的贷款平台。一位不愿具名的信托行业分析人士表示,“云信小水牛”也发挥了信托公司的平台优势,用来吸引更多的机构加入,更多的受众参与。但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发现,截至发稿,“云信小水牛”微信公众号已经被删除,查询不到访问入口。对此,云南信托方面回应称,近日个别自媒体关于云信小水牛的报道并非属实,“云信小水牛”只是云南信托为了增强客户体验,方便客户在公众号平台查询产品、了解产品资讯等而推出的一项服务,并非一款全新公开化推广的产品。

事实上,作为业内较早布局消费金融领域的信托公司,云南信托在2013年就开始酝酿、调研、筹划、逐步推进消费金融这项业务,目前,云南信托消费金融的IT支持及系统前期开发投入超过数千万元,全部参与人员超过100人,其中,技术型人员达40余人,与约50家外部机构实现了业务系统对接,日均最大放款量可达30万笔,每秒并发量可达50笔,可实现7×24小时不间断放款。

云南信托强调称,推出“云信小水牛”的目的只是为了强化该公司消费金融的客户服务能力,且只是用于策划、检测客户服务的一项研究尝试,以便通过了解用户感受,调整、提升服务水平,所以不存在全市场公开、大幅全新推介的情况。鉴于该项测试、研究工作的任务已经完成,“云信小水牛”现在已不具有访问入口。

信托“信用贷”业务需求成主流

从2009年《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办法》发布至今,消费金融发展已步入第十一个年头,经历了各方资本的激烈角逐,信托公司也逐渐成为消费金融资金的“主发力方”,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2018年末,有38家信托公司开展消费金融信托业务,累计规模超8000亿元。2019年6月中旬,北京银保监局发布《关于中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开业的批复》,同意中信消费金融开业。这是第24家获批开业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同时也是第一家由信托公司参与设立的消费金融公司,至此信托公司在消费金融业务布局上再下一城。

从多家信托公司的具体布局来看,进军消费金融领域较早、实力雄厚的公司会采取自建系统的方式。例如,云南信托组建了普惠金融部,并自主开发了包括贷前、贷中、贷后系统的“普惠星辰”系统,打造消费金融业务的闭环,在支持自身消费金融信托业务开展的同时,将该系统向其他信托公司推广应用。中融信托于2017年1月开发了自主知识产权的牧羊犬系统。作为最早开展消费金融业务的信托公司之一,外贸信也早已上线过一款个人短期消费贷款App“先先呗”,贷款产品有先先分期、先先阳光等,由外贸信托自营放款。

不过,也有众多信托公司选择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的方式。“我们接触的信托公司中,云南信托、中融信托等技术配置是比较不错的,但是大多数信托公司在技术方面确实较为单薄,有些公司也就配备了2个IT人员,这就需要我们这类的金融科技公司提供从系统开发、资产筛选、数据接入、后台运营、贷前报告、贷中盯控、策略调配和教育培训等的全面赋能服务。”一家服务信托公司的金科企业——上海行列秩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刘晓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信托公司参与消费金融通常经过三步:第一步开展事务性贷款通道业务,信托公司搭建贷款系统放款,仅做一个贷款通道业务;第二步则是通过房抵贷业务开展具体的流程跑通;有了前两步的基础,第三步才会选择做信用贷业务,这类业务需要成熟的风控系统和运营体系,目前信托公司信用贷业务需求在市场中最为主流。但刘晓光也同样直言,不论是第一步还是第三步都需要搭建贷款系统和风控决策引擎这两大标配,才能做好相应的业务。而金科公司服务的侧重点还是以风控决策整体方案为主:包括贷前报告、贷中盯控和最后的策略调配等。

搭建贷款系统的第一步就是和助贷机构合作,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指出,信托公司本身公司架构和面向群体来说更适合搭台,通过自身的平台优势加强风控募集资金参与到消费金融领域,但是从资产端获取角度来说自身获取消费金融底层资产的禀赋不足,在未来很长时间都不足以与市场成熟的助贷机构竞争,但是可以通过合作的模式开展业务,各自发挥优势互补,一个有资金募集能力+有效控制风险的能力,一个有资产也有一定的处置能力。

融资渠道不畅通、数据信息割列成“拦路虎”

参与消费金融业务,既存在机遇,也将面临不小挑战,为了建立覆盖消费金融行业的数据库,提升相应的反欺诈能力,目前外贸信托、中航信托、渤海信托和云南信托四家信托公司已接入了央行个人征信接口,一方面满足了信托公司业务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同时在贷后管理方面,也能够更好的培育用户对信用的理解、认识和自我约束,为自身发展和自主风控的提升打下坚实基础。

在防控资产风险方面,也有信托公司选择与金融科技巨头合作,例如,京东数科近日与西藏信托达成合作,京东数科依托自身在消费金融领域积累的风控能力,通过其资管科技平台—JT智管有方向西藏信托输出“消费金融风险开放平台”,精准把控消费金融资产风险,消费金融风险开放平台是JT一体化风控解决方案的一环。

不过,在探索消费金融之路上,信托公司如何避免可能碰到的“暗礁”?让刘晓光最为担忧的就是,信托系统薄弱,没有相应的人员配置,往往是点对点的搭配,没有形成整体联动,而且一般一个业务需要信托经理、风控、运营、IT一起配合,效率较低,没有统一的规划不能形成合力。而且由于信托公司只做一线平台资产,依赖资产方和外部机构进行资产筛选,最后还是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控和资产筛选能力。

对消费金融业务未来的布局,云南信托相关负责人也向北京商报记者提到,消费金融的大发展是源于各方需求痛点所迸发的巨大潜能,无论是资金端、资产端还是C端,都积淀了尚未满足的需求,涉及到资金流转的闭环、数据信息的割裂、资产配置不够丰富、融资渠道不够畅通等难点,亟待服务商通过科技创新建立起多方衔接的桥梁。信托公司凭借灵活的制度优势和资产配置优势,可直击痛点,为相关合作方创造价值,实现共赢。

在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看来,信托此前在线上消金业务领域,主要是作为资金方而存在的,在贷前风控、贷后催收方面都还需要经历验证,并且能开展此类业务的并不是所有信托机构,只有部分头部有经验、实力雄厚的机构能够参与。在获客方面,信托在此类业务的获客上还是短板,需要依靠龙头的第三方渠道,作为传统金融机构信托公司是否有能力去抢食助贷机构市场,又或者说信托做自营贷款是否会跟银行形成同业竞争,这些都是现实问题。

正如刘晓光所说,信托公司要勇于修炼内功,打造自身的风控能力和资产筛选能力,这才是信托公司真正的内核能力,另外就是一定要加强技术人员和运营人员的配置。作为服务公司,刘晓光和他的团队今年开始也对部分信托公司提供了人力外派服务,把有经验的技术和运营小伙伴派驻到信托公司现场办公,实时解决信托公司面临的问题,同时信托机构的机动性、灵活性也能得到大大提升,这对信托公司的吸引力更强。


信托收益排行榜 信托网 信托公司综合实力排名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