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先告状?民生信托履行兑付义务,还把荣盛告上了法院
猿人财经 2021-10-22 来源:猿人财经
当华夏幸福宣布债务违约公开承认“暴雷”之后,同样重仓河北的荣盛发展也引起了市场高度关注。

当华夏幸福宣布债务违约公开承认“暴雷”之后,同样重仓河北的荣盛发展也引起了市场高度关注。

急于撇清与华夏幸福关系的荣盛发展,直接放话:与华夏幸福无业务往来,更不会购买华夏幸福的任何资产。

同样受困于河北市场,都是难兄难弟,房塌了不会只砸到一个人。当外界对荣盛发展颇为担心的时候,荣盛用一份亮眼的半年报,似乎打了所有人的脸。

荣盛自己人对于这份年报非常有自信。其中,一位副总裁在和闺蜜撸串的时候,不禁感慨说道:公司财报太好了,准备下手买自家的股票,ALL IN !

同样自信的还有耿建明,8月20日下午,荣盛发展董事长耿建明在2021年上半年业绩会上对外声称:

现阶段公司将重点放在两方面:第一,放弃规模,去库存,抢抓回款;第二,降负债,管理好流动性 ,荣盛发展不会出现任何违约。

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但有些话说得太绝对,打脸也会来得很尴尬。

荣盛再次被列为执行人

9月27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将荣盛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681801969。

据了解,事件起因为中国民生信托-至信 772 号荣盛地产股权投资契约型私募基金与荣盛所属嘉兴泰发浩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荣盛创展运营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合作,成立嘉兴泰民投资合伙企业。

民生信托向合伙企业支付投资人民币6.3亿元,并通过合伙企业将该笔款项投资到廊坊市盛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项目公司用于约定项目的开发建设。在签订合作协议的时候,荣盛也和民生信托签下对赌协议,为民生信托合伙企业出资后投资回报的实现承担对赌义务。

但是与华夏幸福同样重仓河北的荣盛,一方面受到限购政策端的影响,另一方面自恒大爆雷以来,很多人对于买房这件事儿都开始慎重起来,再加上政策端口的收紧,投资炒房客大量流失,因此很多开发商项目去化速度并不像以往那样顺利。

荣盛签下的对赌协议,则意味着不管市场情况如何,都需要对民生信托投资及投资回报率进行买单。实际上,民生信托旗下民生财富兑付风波爆发来,一直处于市场的镁光灯下,急于回款的民生信托,也在10月份基于在荣盛基金项下与荣盛等交易对手签署的相关交易文件,约定以金融合同纠纷为由提起强制执行程序,就相关资产采取保全措施。

据民生信托情况说明函,鉴于双方过往长期良好合作情况,双方有意达成和解方案。其中,民生信托方将根据情况及时向法院提交撤回执行申请,解封荣盛资产。甚至,直接为荣盛除了证明函,但是仅用于与金融机构沟通、协商,不做其他任何目的的使用。

关于民生信托至信772号投资,早有投资者问询荣盛发展——“董秘您好!民生信托至信772号投资于荣盛廊坊光明西道项目,该项目底层于今年1月已到账4.5亿,请问为什么还不给投资者还款?已经多次提问,请尊重一下投资者,予以答复,谢谢!”

荣盛方回答表示,经核实,民生信托至信772号是民生信托管理的基金产品,公司已按合同约定与民生信托履行了兑付等相关手续,后续履约需民生信托与投资者之间按合约进行。

但从目前事件进展来看,如果已经完成兑付,那民生信托的申请执行怎么说?不管怎样,耿建明在业绩会上那句“不会任何违约”的仍然历历在目,但违约事件就这样冲了出来。

可实际上,这已经不是荣盛第一次被列为执行人。今年,7月16日,荣盛房地产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新增两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为119.26万。

民生信托无理取闹?

面对市场质疑声,荣盛也第一时间予以反击。据公告显示,荣盛早于2020年12月中旬已归集资金4.5亿元,并划转至民生信托监管账户。

合伙型基金与民生信托曾于2020年12月就项目公司该笔4.5亿元款项是用于偿还契约型基金投资款还是继续投资于其他优质项目进行过书面沟通,但民生信托始终拒绝项目公司还款,并因其掌握着项目公司监管账户资金流向的决定权,该等4.5亿元资金最终未能用于偿还契约型基金的投资款。

同时,民生信托亦未同意将该笔资金投资于其他优质项目,而是要求项目公司在2020年12月23日前用该笔款项购买民生信托担任受托管理人的信托产品“中国民生信托中民永泰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认购资金3亿元)和“中国民生信托汇天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认购资金1.5亿元)。

此后,民生信托多次催促项目公司马上划款,并在未提示信托计划风险的情况下直接要求项目公司签署信托合同。项目公司迫于民生信托的投资人地位,且考虑到没有民生信托的同意,该笔4.5亿资金也无法投资于其他项目,如此巨额资金处于闲置成本巨大,将不利于合伙人基金投资人的利益,故项目公司按照民生信托要求将该笔资金划入民生信托账户,购买其推介的两只信托产品。

依据项目公司与民生信托签订的《信托合同》,两只信托产品的封闭期均为35天,首次封闭期届满后,项目公司又按照民生信托要求签署《信托单位转换说明函》,再次增加了35天封闭期。

2021年3月3日,两只信托产品封闭期均届满,项目公司向民生信托发出《赎回申请书》,要求赎回前述两只信托产品。但民生信托收到《赎回申请书》后,并未按照信托合同的约定向项目公司支付赎回资金及相应信托收益。

2021年3月28日合伙型基金投资退出日支付期限届满前,项目公司已归集完毕剩余1.8亿元投资款及投资收益至民生信托监管的合伙型基金账户,同时,项目公司多次催促民生信托兑付4.5亿信托资金,待信托资金兑付后一次性偿还契约型基金投资款。

但民生信托百般推脱,迟迟不肯履行兑付义务。同时民生信托表示该笔4.5亿资金处于其实际控制中,合伙型基金到期后不会要求项目公司还款,也不会再要求项目公司支付利息,视同为项目公司已经将契约型基金投资的6.3亿元全部归集至民生信托实际控制的账户中,已履行完毕偿还其投资款的义务。

但民生信托出尔反尔,在设置多重圈套骗取项目公司资金用于解决其实控人泛海集团债务危机的情况下,为解决其目前的困境,反而要求我司承担项目公司已实际偿还的投资款,申请执行标的约6.8亿元。民生信托的上述行为已完全违背金融机构的信义义务。

回顾民生信托危机,不难发现其确实继续现金流。近来,民生信托动作频频,先是将赵薇夫妇告上法庭,然后又为了六个亿将小伙伴告上法庭,估计也是真的有些山穷水尽,急需快速回款。

从2021年初起,民生信托从民生尊延期兑付波及到泛海尊、汇丰、汇鑫、永丰、汇天、永泰至添丰等资金池的延期,又扩散到大多数的主动型管理产品与实控人公司泛海有关联交易的相关融资产品,受难资金与投资者与日俱增,如今北京民生金融中心时不时就会来几波维权的人。

荣盛说法或许真的成立。与此同时,据公告显示,荣盛已正式向北京金融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民生信托赔偿其购买的信托计划4.5亿元及信托收益,且该等诉讼已完成4.6亿元以上的财产保全。此外,项目公司已于2021年3月29日将剩余1.8亿元投资款本息(合计约2亿元)偿还至民生信托监管之下的合伙型基金账户。至于以上款项之外的利息部分,将通过诉讼手段解决,由法院最终判断并确认法律责任承担主体。

荣盛表示:

后续,也将继续采取必要的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们相信,尽管民生信托欲利用其优势地位、信息不对称和违规操作达到其非法获利的目的,但我们有信心和决心充分利用法律手段,坚决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彻底打破民生信托的不轨意图,还市场一个公道!

信托新闻网 信托资讯 信托要闻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2人表态,10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