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金钰两年巨亏约30亿 “首富父子”祸不单行
2020-03-16 来源:湖北日报
3月11日上午,包括东方金钰一笔债权在内的债权包在淘宝上拍卖,最终以5680万元的价格成交。成交债权中,涉及东方金钰的抵押物,为云南省瑞丽市的一栋商业房产。

对于东方金钰的债权人来说,眼下最保值的抵押物可能只有不动产。

3月11日上午,包括东方金钰一笔债权在内的债权包在淘宝上拍卖,最终以5680万元的价格成交。成交债权中,涉及东方金钰的抵押物,为云南省瑞丽市的一栋商业房产。

与此同时,东方金钰还在不断“爆雷”。

2019年,东方金钰又亏了10多亿元,而被寄予厚望的破产重整申请至今未被法院受理。根据规定,连续两年亏损的主板上市公司,会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即要加入*ST股的行列。

就在几天前,上交所就一年前的“借壳乌龙”事件,对东方金钰发出纪律处分决定,公开认定公司前董事长赵宁5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的董监高职务。“借壳乌龙”事件始末,也由此揭开。

巨债压身,巨亏难解,重整无期,围绕着东方金钰这个烂摊子,不管是赵兴龙、赵宁父子,还是公司的债权人们,这一年都不好过。

那么,曾经的“翡翠第一股”到底还能走多远?

成为*ST股已成定局

相比2018年的突然“爆雷”,东方金钰2019年的亏损则是意料之中的事。

1月22日,东方金钰发布年报预告,预计2019年的归母净利润约为-11.5亿~-14.5亿元。如果加上2018年亏损的17.18亿元,东方金钰两年的亏损约为30亿元。

东方金钰2019年巨亏的原因与2018年的大同小异。

一是负债产生的利息及罚息。截至2018年底,东方金钰的负债为99.64亿元,其中超过40亿元已经逾期。到2019年11月,逾期债务本金为58亿元。东方金钰称,经初步统计,2019年计提的应付利息及罚息约为10.10亿元。

二是抵押物和存货贬值而计提的减值。2019年,因合同纠纷,东方金钰的一批翡翠原石、成品被法院查封并拍卖,拍卖最低成交价为1.16亿元。尽管东方金钰认为该价格已严重偏低,但这次拍卖依然以流拍告终,法院最终裁定将抵押物作价1.16亿元抵偿给申请执行人。这也导致东方金钰账面亏损2.1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东方金钰的翡翠存货减值比例或大幅提升。年报预告称,2019年全年计提存货减值准备约4.5亿元,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东方金钰的存货为89.63亿元,若至年底存货没有增加,则意味着存货减值比例超过5%。而2018年的存货余额为88.10亿元,存货跌价损失为1.19亿元,减值比例仅为1.35%。

如果再加上子公司小贷公司的抵押品减值1.5亿元,东方金钰去年计提减值总金额超过6亿元。

年报预告发布后,东方金钰的股价应声跌停。此后,东方金钰两次发布退市风险公告。根据上交所规定,在4月28日年报正式披露后,东方金钰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实际上,东方金钰也曾有过高光时刻。2003年5月,热衷赌石的赵兴龙成立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主营工艺品和饰品的销售;2004年,兴龙实业入主湖北多佳股份,通过资产转换借壳上市;2006年8月,多佳股份正式更名为东方金钰,“翡翠第一股”由此诞生。

借壳资本市场的东方金钰,赶上了2010年前后翡翠收藏大热行情,一时风头无两。当年第三季度,东方金钰股价暴涨160%,到2015年股价更是达到历史高点61.39元。2016年、2017年,该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分别达到2.50亿元、2.31亿元。

被冻结资产加速贬值

尽管手中握有价值数十亿元的翡翠成品及原石存货,但很难作为抵押物从银行融资,为缓解流动性压力,东方金钰将公司的不动产及股票用于抵押、质押融资。

截至2018年7月,东方金钰整体股票质押率高达52.4%,大股东兴龙实业所持的股份几乎质押殆尽,比例高达98.86%。因债务逾期,兴龙实业持有的上述“东方金钰”股权被司法冻结以及轮候冻结。

2019年初,东方金钰债务危机全面爆发,债权人抓紧时间出清逾期债务的抵押物,但鲜少有“接盘侠”,因而收获寥寥。

阿里拍卖平台页面显示,3月11日成功拍卖的这笔债权,抵押物是位于云南省瑞丽市的一栋商业房产。该房产原属于赵宁的父亲、东方金钰创始人赵兴龙所有,总面积为3.06万平方米。

与该房产一同拍卖的还有另外两家公司的不良债权资产,债权合计9498.74万元。去年12月26日,该债权包曾以5600万元的价格流拍。3月11日,该债权包最终以5680万元的价格成交。

相比之下,手握股权的债权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去年4月16日,法院将东方金钰冻结的1.05亿股权进行司法拍卖,起拍价为6.13亿元,折合5.86元/股。首次流拍后,以4.91亿元的价格二次拍卖,并再次流拍。

资料显示,该笔股权的债权人为上海国际信托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信托”),执行标的6.71亿元。根据法律规定,股权在两次流拍后将划转给债权人抵债,没有抵偿的部分,转为不能优先受偿的普通债权。上海信托因此成为东方金钰的第二大股东,并眼睁睁看着东方金钰股价持续下挫,资产持续贬值。3月12日,东方金钰报收2.06元,按此计算,上海信托目前所持股份价值仅为2.16亿元。

这意味着,上海信托如果还想通过变现股票的方式来清偿全部债权几乎是不可能了。而一旦东方金钰进入破产清算,其剩余普通债权能获得偿还的比例也是极低的。

东方金钰前董事长赵宁

“首富父子”先后因违规被罚

和东方金钰的债权人一样,在这一年里,赵兴龙、赵宁父子过得也很煎熬。企查查显示,截至3月12日,赵宁作为被失信执行人的信息为17条,赵兴龙作为被失信执行人的信息为4条。令人唏嘘的是,就在2007-2016年,父子俩曾三次登上胡润榜云南首富的宝座。

除了要筹钱偿债,赵兴龙、赵宁今年先后接到大罚单。

1月2日,山西证监局开出今年证监系统的首张罚单,赵兴龙因超比例违规持股被罚款2200万元。

根据《处罚决定书》,赵兴龙计划通过三个账户购买狮头股份的股票,他开立郭某、王某、付某均三个证券账户,并转入资金实际控制。

2017年5月25日-6月1日,上述账户大量买入狮头股份,最终持股达8.3%,构成举牌,但赵兴龙并未按规定向证监会和上交所作书面报告,也未通知上市公司并予以公告。

根据规定,举牌后半年内不能减持。但在当年7月13日至9月19日,上述账户累计卖出所持近半的狮头股份,剩余股票在2018年4月被证券公司融资平仓卖出。根据《处罚决定书》,赵兴龙称,购买股票的目的是为了取得该公司的实控权,他在这场交易中并未占到便宜,收购失败后,反而因为股票被平仓造成了巨额损失。

就在赵兴龙苦于无钱缴纳巨额罚款时,3月4日,上交所对其子赵宁的处分决定接踵而至。

处分源于去年的“借壳乌龙”事件。2019年2月2日,东方金钰披露与中国蓝田总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蓝田”)的股权转让事项,因中国蓝田法人代表瞿兆玉是16年前蓝田股份造假案主角,该消息引发广泛质疑。(相关阅读:东方金钰“翡翠王朝”失守,中国蓝田欲接盘重返A股?)

当年2月12日,瞿兆玉对外否认要收购东方金钰控制权。2月27日,东方金钰公告称中国蓝田收购事项终止。在此期间,东方金钰的股价大幅波动,收获7个涨停和2个跌停。

这起备受关注的收购也无疾而终,到底谁在说谎也成为谜团。而此次由上交所发布的处分决定书,也揭开了整个事件的真相。

经核查,东方金钰和中国蓝田均在《股权转让协议》上签字盖章。不过,蓝田公司负责人汤喆在听证中辩称,并未同意东方金钰对外公告该协议,因此未在协议上签署日期。

上交所认为,赵宁作为筹划、决策转让事项的交易双方之一,未披露受让方蓝田公司的决策程序及其实控人情况,且未及时核实并澄清重大媒体报道等,决定对赵宁予以公开谴责,并公开认定其5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 

事实上,早在去年8月初,38岁的赵宁就以身体原因为由辞任了东方金钰董事长一职,也不再担任东方金钰的任何职务。

还能走多远?

现在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千疮百孔的东方金钰到底还能走多远?

从目前来看,连续两年亏损成为*ST股,暂时还不会给东方金钰造成“致命一击”,其存亡或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能否被受理,二是证监会对东方金钰的立案调查是否会认定其信披违规。

去年6月,以赵宁为实控人的兴龙实业曾以债权人身份,向深圳市中院申请对东方金钰进行债务司法重整。东方金钰方面称,如果公司顺利实施债务重整并执行完毕债务重整计划,将有利于改善公司资产负债结构,恢复正常经营。如不能顺利实施,公司将存在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不过,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上搜索相关案号,未显示“受理”。

此外,东方金钰还因涉信披违规,分别在去年1月和8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其中,8月份的立案调查是因为中国蓝田“借壳”一事,1月份的调查原因东方金钰并未对外披露。截至目前,两次立案调查均未公布调查结果。

上交所规定,在5年内,如上市公司因信披违规受到行政处罚3次以上的,将被强制退市。

由此看来,东方金钰前路崎岖。

投资基金业协会 最新信托公司排名 信托动态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