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章”应收账款案件屡发:信托风控缘何频频失控?
刘希平 2021-05-18 来源:法治周末
一向以严谨形象示人的信托公司,近年屡次被“萝卜章”合同所骗,信托风控缘何频频失控?

因为购买的信托产品到期后没有兑付,湖北省武汉市民汤钢将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信托)起诉至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同时被起诉的,还有代销这一信托产品的湘财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财证券),天心区法院近期开庭审理了此案。而此案的背后,是云南信托十几亿元的“云涌系列”信托产品被曝“踩雷”。目前,云南信托已向警方报案。

记者梳理发现,类似事件在信托行业并非个案。今年3月,媒体披露,因为信托贷款对应的应收账款卷入“萝卜章”事件,英大信托面临2.2亿元赔偿。

一向以严谨形象示人的信托公司,近年屡次被“萝卜章”合同所骗,信托风控缘何频频失控?

信托产品被曝“踩雷”

云南信托创立于1991年2月,是由原云南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增资改制后重新登记的非银行金融机构。

2019年,随着曾被誉为“商界木兰”女商人罗静的被捕,云南信托发行的“云涌”系列信托产品被曝“踩雷”。

资料显示,1971年出生的罗静,曾连续入选2017年、2018年“商界木兰”精英30强。1996年,罗静在香港创办承兴国际集团,该集团拥有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罗静是承兴国际控股实控人和董事长。罗静同时还是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2018年,云南信托为承兴国际相关公司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现名为“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发行多款“云涌”系列信托产品,信托资金用于购买广州承兴持有的电商龙头苏宁等作为付款方的应收账款。

2018年11月,武汉市民汤钢在湘财证券工作人员的推介下,认购了1000万元“云涌10号”信托产品。该信托为固定收益类信托;受托人为云南信托;信托期限为12个月,自信托计划成立之日起计算;受托人通过购买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的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苏宁采购中心作为付款方的标的债权,由苏宁采购中心在约定期限内付款或回购标的债权,实现信托利益;信托合同中约定委托人的信托年化收益为8%。签订信托合同后,湘财证券将汤钢在湘财证券开设的证券资金账户中1000万元资金划转给了云南信托。

但就在这一信托产品快要到期时,广州承兴涉嫌伪造业务合同诈骗的消息意外传来。

2019年7月5日,上市公司博信股份发布公告称,2019年6月20日,该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罗静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

随后,苏宁易购对外表示,广州承兴与苏宁易购应收账款债权供应链融资事宜,经核实该公司与该融资事项无关。苏宁易购对外发布的这一消息,意味着广州承兴持有的苏宁易购作为付款方的应收账款合同存在问题,从而祸及云南信托的“云涌系列”信托产品。罗静案发后,云南信托已向云南警方报案,此案目前已经移交上海司法机关处理。

记者从云南信托了解到的信息显示,“云涌系列”信托产品涉及资金共15.9亿元,其中云南信托直销约1.4亿元,湘财证券代销约14.5亿元。

监管部门初查原因

2019年7月,有媒体披露广州承兴涉嫌伪造业务合同进行诈骗,这一消息立即引起了购买“云涌系列”信托产品投资人的关注,有的投资人开始向中国银保监会进行投诉,要求调查云南信托在信托投资过程中,是否存在违反规定未尽审查职责致使信托资金购买虚假债权的问题。

2019年12月26日,中国银保监会云南监管局在一份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中称,经该局核查,云南信托在办理这位信访人投资的“云涌10号”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业务过程中,为履行受托人管理信托财产的义务,在尽职调查方面采取了对融资企业广东中诚公司及其上游供货企业进行实地现场调查,取得有关贸易采购合同、增值税发票、送货签收确认单及部分物流单据,并对增值税发票通过税务部门网站进行查验,开立了资金专户对应收账款付款人的销售回款情况进行监控措施。在担保信托资金安全方面,云南信托与广东中诚公司签订了《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及回购合同》,并与罗静签订了《保证合同》等。

但经云南监管局核查发现,云南信托在办理上述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业务过程中,存在对合格投资者的资质审查不够严谨审慎,部分投资者投资经历或资产收入证明材料欠缺,对信托计划受让的应收账款和基础交易关系的真实性,以及对应收账款的债务人和原债权人(融资人)的付款(回购)意见和付款(回购)能力的调查审核不够严格审慎的问题。

云南监管局称,由于公安机关已经对此事立案,该局将根据司法部门查明的案件事实,对云南信托存在的相关问题依法采取相应监管措施。

对于代销“云涌系列”信托产品的湘财证券,也迎来了湖南证监局的检查。2020年8月10日,湖南证监局给湘财证券下达了《关于对湘财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并增加内部合规检查次数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湖南证监局指出了四大问题:即湘财证券代销业务内部管理不够规范,公司代销云南信托云涌系列产品时与云南信托签署了《湘财证券云南信托金融产品代销主协议》,并约定了代销费用;湘财证券又通过与广东中诚实业签署《财务顾问框架协议》及附属协议《财务顾问费及支付》,额外收取一笔费用作为代销费用的一部分。同时,个别营业部员工开展代销金融产品业务时未充分说明金融产品风险。还有个别营业部员工在推介代销金融产品过程中未审慎评估客户购买产品的适当性。

对于湘财证券的上述行为,湖南证监局对该公司采取责令改正并增加内部合规检查次数的行政监管措施。

2020年8月15日,《中国基金报》披露,与湘财证券一同被处理的还有该公司四名相关责任人。其中,时任湘财证券分管经纪业务的副总裁王某,在公司代销云涌系列产品过程中,未主动识别、控制业务的合规风险,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督管理措施。

信托风控频频失控

由于购买的“云涌系列”信托产品到期后,云南信托无法办理结算,一些投资者开始走上了依法维权之路。

武汉市民汤钢就一纸诉状,将公司地址在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的湘财证券,以及云南信托起诉至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

汤钢认为,云南信托、湘财证券对基础交易的真实性未尽到严格审慎义务,其依法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同时,他认购“云涌10号”信托产品也是基于对湘财证券的信任,湘财证券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信托计划的基础交易虚假,仍向他推荐上述信托产品。湘财证券作为代销机构,应与云南信托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2020年12月10日,汤钢向天心区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天心区法院经审查后下达《民事裁定书》,裁定冻结被申请人云南信托的银行存款1160万元,或查封、扣押价值相当的财产。目前此案正在审理之中。

记者调查发现,应收账款合同涉嫌造假事件,在信托行业内并非个案。今年3月,英大信托应收账款也曾卷入“萝卜章”事件。

媒体披露,2016年10月13日,京奥卓元资管与英大信托签订《塑力集团应收账款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合同》,由后者发起设立“联赢LY004号-塑力集团应收账款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计划期限两年,京奥卓元资管投资1.8亿元。该信托资金投资于天津塑力线缆集团有限公司对北京市轨道交通建设管理有限公司应收账款,后塑力集团出现流动性不足,逾期支付利息,构成信托计划违约,并对信托贷款对应的应收账款拒不承认,英大信托因而卷入“萝卜章”事件。

京奥卓元资管认为,英大信托在信托财产管理过程中未尽勤勉义务、管理不当,造成信托财产损失,因此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

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英大信托向北京京奥卓元资管支付本金损失1.8亿元、信托计划内信托收益损失2122.25万元,以及资金占用损失、律师费、保全费、仲裁费等费用,共计人民币约2.22亿元。

中江信托也曾有类似遭遇。2016年9月,在中江国际·金鹤189号大连机床产业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大连机床应收账款“萝卜章”案,则坑骗了中江信托7.6亿元。

2018年9月,大连机床收到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书,法院认定大连机床骗取贷款罪成立,责令大连机床退赔中江信托6亿元并处罚金,同时对涉案直接责任人进行刑事处罚。

信托公司一向严谨的风控,缘何频频失控?有业内专家分析认为,此类事件频发反映出信托公司业务管理方面存在漏洞,尽职调查流于形式,忽视对风险的有效防范。

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黄捷介绍,2018年4月27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联合出台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这一意见也被称为“资管新规”。按照这一“资管新规”要求,信托产品的投资者需要承担盈亏,但是只能承担产品底层资产的交易盈亏,其他对信托产品造成的损失,将由理财产品的管理人及相关责任方来承担。

“如果仅仅是市场系统性的风险,投资者完全可以承担。但如果管理人都未能有效履职,则需依法承担责任,不能让投资者变成了最后风险的承担者。”黄捷对记者说。


财富管理论坛 投资基金业协会 信托投资网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810人表态,10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