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家信托公司接连先后“踩雷”庆阳能化 后来者涉资规模高达5亿
信托百佬汇 2020-02-29 来源:信托百佬汇
两家信托公司先后“折戟”于庆阳能源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庆阳能化”)融资项目,成为近期业界热议话题。

两家信托公司先后“折戟”于庆阳能源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庆阳能化”)融资项目,成为近期业界热议话题。

记者获悉,光大兴陇信托旗下“光大信益2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光大信益21号”)第一期出现延期兑付,由于涉资规模庞大引人关注。

而2019年上半年,中泰信托与庆阳能化相关的融资项目即出现延期兑付,双方因此闹上法庭,目前尚未解决。

实际上,从上述两只涉事产品中,亦可观察出不同信托公司的风控思路与操作手法。

两家信托公司接连先后“踩雷”庆阳能化 后来者涉资规模高达5亿

光大信益21号涉资5亿

投资者手中的推介资料显示,“光大信益21号”累计募集规模不超过4.95亿元,期限两年,收益率在8.5%~9%之间,融资方为庆阳能化,资金将用于甘肃庆阳市“气化庆阳”项目建设。

“光大信益21号”分为8期,成立日期分别在2018年2月初~5月28日之间。其中,成立于2018年2月1日的第一期本应于2020年2月中旬完成兑付,但已陷入实质违约。

据了解,上述产品有三个还款来源,其中“气化庆阳”项目的经营收入是第一还款来源,融资方庆阳能化的经营收入是第二还款来源,担保人庆阳市经济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庆阳经投”)的日常经营收入是第三还款来源。

增信措施方面,融资方子公司庆阳能源化工集团宏泰置业有限公司以土地提供抵押担保,庆阳经投提供连带责任担保。中证鹏元2019年6月为“14庆阳经投债”出具的跟踪评级报告指出,庆阳经投为庆阳市重要投融资平台,主要从事庆阳市基础设施代建等业务,并出了AA的主体评级。

根据界面新闻报道,光大信托对上述产品发布的临时公告称,该司已与融资人就后续还款来源及增加增信措施等情况达成一致方案,并已签署《在建工程抵押合同》及《资金监管协议》,锁定“庆阳金融中心”商业综合体项目销售回款作为该信托的还款来源,但受春节假期、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等因素影响,“庆阳金融中心”商业综合体销售回款进度滞后,信托计划前三期难以保证按时清算,预计将延期1-5个月。

对此,光大信托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公司已经派出专人驻场监管项目公司账户,力争第一时间归还本金。”

解决进程该悲观该乐观?

天眼查资料显示,庆阳能化是庆阳市政府注册成立的全市唯一一家以能源化工产业开发和相关配套服务为主营业务的国有独资企业,下设能源勘探开采、开发利用、钻采工程服务、机械制造维修、能源开发融资担保等5个股份制子公司,目前注册资本5.43亿元。大股东为庆阳市国有资产管理局,持股92.08%,二股东为国开发基金有限公司,持股7.92%。庆阳经投大股东为庆阳国资委,持股84.47%,二股东为国开发基金有限公司,持股15.53%。

行业资深从业者李奎霖对上述项目的解决并不十分悲观。他表示,“庆阳市地处西北,经济基础较为薄弱,是这款政信产品的一个瑕疵。但光大托前身为甘肃信托,自光大集团2015年入主之后,光大集团占股51%,余下部分45%的股权由甘肃国资委旗下平台掌控。庆阳市作为甘肃地级市,庆阳能化在对光大信托信益21号做出融资决定时,也会慎重考虑其本地化的影响。何况,这款产品抵押物比较充足。”

一位国企背景信托公司高管则认为,庆阳能化的真实情况不容乐观。2018年10月,庆阳能化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秦买宁(县处级)以受贿罪被检查机关取保候审,对其再融资环境造成严重负面影响。从庆阳能化与中泰信托已经曝光的债务纠纷来看,庆阳能化已经无力偿还债务。“至于土地抵押担保这个风控措施,要看具体抵押的是哪里的土地?土地性质如何?土地出让金是否已经真实交付?当前评估价值如何?从目前公开的信息当中无法判断。”

另据记者了解,光大银行兰州分行也曾与庆阳能化达成深度合作。

2016年底,时任光大银行兰州分行行长的张宏带队调研庆阳能化。张宏当时表示,光大银行与庆阳能化是紧密的战略合作伙伴。庆阳市能源资源丰富,金融生态良好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广阔的发展空间。庆阳能化集团抓住这一有利的地缘优势,自成立三年多以来,在项目实施和企业管理上成效突出,发展前景广阔。光大银行兰州分行将充分发挥光大集团的金融优势,同庆阳能化进一步深化双方合作,积极研究政策导向,把控金融风险,为企业提供更多的融资信贷支持。

“中泰庆泰 1 号”缺抵押物

无独有偶,在“光大信益21号”出现延期兑付之前,中泰信托因与庆阳能化产生债务纠纷,并将其告上法庭。

涉事产品名为“中泰庆泰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中泰庆泰 1 号”),“中泰庆泰 1 号”首期产品成立于2017年4月,募资总规模不超过2.7亿元,用于向庆阳能源集团发放贷款,贷款为多笔发放,贷款期限均为24个月,庆阳经投同样为担保方。

根据推介当时的推介资料,“中泰庆泰 1 号”的还款来源是包括融资方庆阳能化的经营收入,以及担保方庆阳经投的经营收入。而其风控措施是,庆阳经投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另有资深信托从业者指出,“与同样出现逾期的光大信益21号相比,中泰庆泰 1 号融资规模较小,但缺乏抵押物,是一大硬伤。”

2019年上半年,庆阳能源出现资金紧张开始还款逾期。之后,中泰信托将庆阳能化、庆阳经投告上法庭。2019年11月中旬,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庆阳能源集团偿还原告中泰信托借款本金6740万元,以及相应逾期罚息等,庆阳经投对此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由于被告方迟迟未履行生效判决,中泰信托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于2020年1月10日受理执行立案。

“中泰信托在判决生效后立即启动强制执行立案申请,1月中旬已完成法院的执行立案,目前正在执行中。公司项目组同事与融资方保持密切沟通,并多次前往当地催收,现正与法院密切沟通、跟进执行进度,并持续跟进企业兼并重组情况。”中泰信托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

信托新闻 信托资讯 信托金融网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