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 近18万亿资金信托被“监管”
杜丽娟 2020-05-18 来源:中国经营报社
在中行“原油宝”事件发酵近1个月后,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的问题在信托业也引起更多关注,尤其是信托业务中占比较大的资金信托,预计未来其销售要求将更加严格。

在中行“原油宝”事件发酵近1个月后,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的问题在信托业也引起更多关注,尤其是信托业务中占比较大的资金信托,预计未来其销售要求将更加严格。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合计21.6万亿元,其中管理的资金信托资产合计17.94万亿元,占比超过83%。

“目前各个信托公司的业务分类中,资金信托的占比大部分超过50%,按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的要求,信托公司不仅要对合格投资者的身份进行严审,还要充分了解投资者的资金来源,预计将会给资金信托的发展带来重大影响。”一位信托公司人士如此总结。

根据银保监会的要求,信托公司要合理确定每只资金信托的风险等级,并向投资者销售与其风险承受能力等级相适应的资金信托。不过,由于目前该要求尚处于意见征求阶段,因此关于细节性规则和表述也都存在调整的可能性。

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 近18万亿资金信托被“监管”

收益风险匹配

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主要是针对具有一定风险的产品或服务,在其投向市场时,相关机构应该给予适当性管理,对市场而言,这些产品或服务并不适合所有的投资者。

2013年3月,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实施了《上海证券交易所投资者适当性管理暂行办法》。目前上交所发行的融资融券交易、中小企业私募债券、债券回购交易、债券质押式报价回购交易等产品或服务已经实施了投资者适当性管理。

随着金融市场的不断成熟,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的领域逐渐扩大,4月中旬,中行原油宝事件爆发后,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的问题随之暴露。

一位金融业从业人士指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其实不仅仅指产品设计,还包括产品宣传等其他方面,原油宝就是在宣传上放大了风险的典型,在其宣传单上,其宣言主要针对属于“金融小白”的客户群体推介,事实上从目前看,其风险远高于该群体承受度。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直言,从操作上来说,金融机构应该进行全面风险测评,了解客户的风险偏好、投资能力、承受能力等。

在他看来,对于一些复杂金融产品还应有特殊的办法。比如,个人投资者投资原油期货,基本前提应该是对期货市场、交易规则、风险敞口等有所了解。“另外,对于另类投资产品除了一般的风险测评外,还应设置一定投资门槛,把一些风险承受能力较弱的投资者排除在外。”

作为私募产品,信托和普通的银行理财对投资者的要求上也有一定的差异,加强对资金信托的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对整个行业来说,更有利于其规范。

5月8日,中国银保监会制定了《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按照要求,信托公司销售资金信托应该评估每位个人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等级,同时要了解个人及家庭金融资产、负债等情况,采取必要手段进行核查验证,并对向个人投资者销售的过程进行录音录像。

中国国际期货股份有限公司研究员汤林闽在接受采访时坦言,金融机构的产品设计,存在的最主要问题并不是金融机构没有能力妥善处理好产品的风险收益匹配度,而是金融机构在市场竞争意识驱使下,客观上存在放大其产品体系整体风险的倾向。

当前部分投资者对于金融创新产品和衍生产品的一知半解,以及没有准确把握自己的权利、义务和风险敞口等问题是投资最大的风险。

汤林闽认为,金融机构对投资者的教育既要指导其不要进行超出自身风险承受度的投资行为,也应该告知投资者在进行符合自身投资者适当性的投资时要风险自担。

产品销售从严

对于金融机构而言,重申其必须履行合格投资者确定程序的要求,具有很强的必要性。这意味着,未来信托公司的产品销售要求也将更加严格。

《办法》要求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一是坚持合格投资者管理。信托公司在资金信托推介、销售及受益权转让环节,都要履行合格投资者确定程序。

二是坚持私募原则。资金信托只能由信托公司自行销售或委托银行、保险、证券、基金及银保监会认可的其他机构代理销售,且只能通过营业场所或自有电子渠道销售。

三是坚持风险匹配。要求信托公司合理确定每只资金信托的风险等级,评估每位个人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等级,向投资者销售与其风险承受能力等级相适应的资金信托。

上述信托公司人士认为,这些要求释放出信托公司将坚持从紧从严的监管导向信号,以防范产品销售风险。

对照资管新规要求,上述《办法》主要以控制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信托融资规模为目的,严格限制通道类业务,发展有直接融资特点的资金信托,从而促进投资者权益保护,促进资管市场的监管标准统一和有序竞争。

“不过此《办法》目前还处于意见征求阶段,据我了解,《办法》发布以后,已经有信托公司和监管层进行了沟通,具体细则可能还要等政策具体发布,但不可否认,此次《办法》对信托公司来说,监管趋严的信号已经非常明显。”上述信托公司人士透露。

5月14日,针对《办法》的专题研讨会上,光大信托研究员袁吉伟表示,《办法》是资管新规的配套措施,在当前背景下,监管对非标业务的限制以及关联交易等内容进行了调整。针对个别信托公司爆发的问题,政策导向也是希望信托公司向服务信托或直接融资的方向靠拢,从而限制非标融资的范围。

他分析,当前监管层对信托行业的发展思路以及信托公司的行业定位,其实都有比较清晰的逻辑,信托公司最终要回归本源,受人之托。

不过,对于信托公司来说,要改变多年来被动管理模式,实现业务模式的转型可能还需要进行不断探索。特别是销售从严后,预计部分投资者资金方只能投资主动管理的信托计划。

信托要闻 信托动态 信托新闻网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