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交叉检查上报“资金池问题” 四川信托TOT产品被叫停
樊红敏 2020-05-23 来源:中国经营报
近日,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四川信托公章已被监管部门收走。

种种迹象显示,四川信托可能正在面临考验。

5月11日,市场有消息称,“四川信托即将被监管部门接管,停止所有资金池业务,高管个人护照全部上缴。资金池业务上周已经停止募集。”同日深夜,四川信托在官网发《声明》称,这是别有用心者捏造并散播的不实信息,严重诋毁了公司声誉。对于前述不实言论,四川信托公司已经向有关部门举报。

近日,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四川信托公章已被监管部门收走。

曾被监管交叉检查

近日,记者从多个独立信源处获悉,蓝光发展原副总裁王万峰,已入职四川信托。

“王万峰现在是党委书记,拟任董事长,已开会传达。”四川信托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

某信托行业高管亦向记者证实,王万峰此前在蓝光发展主管融资工作,此次是被四川省银保监局“调往”四川信托的,或为处理四川信托善后工作。四川当地某接近四川信托人士表示:“此事已经有段时间了,王万峰入职之前,银保监方面(对四川信托)已深入监管。”

四川信托办公室在回应记者采访时称,王万峰同志现任四川信托党委书记。因公司上届董事会届满,公司正常启动董事会换届选举工作,董事、董事长的任职需经选举和监管部门任职资格核准,所有信息请以监管部门批复及公司公告为准。

四川信托2019年年报显示,其原董事长为牟跃,由四川信托大股东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推举,于2015年8月选任。

早在2019年11月下旬,前述业内人士就曾向记者透露,陕西银保监局、四川银保监局刚刚结束对四川信托、陕西某信托公司的交叉检查。

据了解,所谓“交叉检查”即进驻各地信托公司的不是公司注册地的银监局,而是异地银监局,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出现“地方保护”。

记者注意到,四川信托2019年年报提到,2019年10月至11月,银保监会检查组对公司开展了公司治理专项现场检查,并相应提出了整改意见。根据要求,公司将全面研究和制订落实整改方案,不断完善和修订相关内控制度,认真严肃进行整改和内部问责。

近日,财新的报道中称,有知情人士确认,四川银保监局已对四川信托进行“贴身监管”,监管人员每天去该公司现场上班。

资金池业务依然激进

关于文章开头“被接管”以及“叫停资金池业务”的传言,四川信托方面一并进行了辟谣。

不过,据记者了解,四川信托资金池业务或早已引起监管部门关注。

据业内人士透露,陕西银保监局方面在对四川信托进行交叉检查过程中,发现了四川信托的资金池问题,并报告银保监会。而且,其进一步透露称,近期监管方面已经暂停四川信托TOT产品。

所谓TOT/TOF(TRUST OF TRUST/TRUST OF FUND)从字面上理解就是“信托中的信托”,是一种专门投资信托产品的信托。TOT早期产生并被广泛使用,主要是伴随着私募阳光化时代,TOT更接近于FOF(基金中的基金)。在业内人士看来,TOT业务属于“灰色”资金池业务,很可能踏前一步就是资金池。区别在于,资金池信托可投范围远大于前者,操作手法和空间的灵活性也要大得多。“有部分TOT的确是资金池业务。当前资管新规明确规定只能嵌套一层,我看到比较典型的有某信托公司的TOT产品,投向多个不同项目的本公司信托产品。资金池类产品和TOT类产品是有部分重叠的部分,但资管新规出台后这类产品应该是被监管方面要求压缩的部分。”用益信托研究员喻智称。

不过,四川信托部分资金池业务仍在持续,并且依然激进。

记者调查了解到,5月11日,就在四川信托被传资金池业务已暂停的当天,四川信托财富团队成员还在推介该公司发行的资金池产品。

记者获得的产品单显示,四川信托在推介的产品包括泓玺一号、债券宝、稳惠通1号、定收宝、天府聚鑫3号,该产品单上同时明确标明“资金池”。

上述产品中,每款产品个人及非金融机构、金融机构在认购期限、认购起点、收益率、认购要求等方面的具体设置有所不同,但整体来看,期限设定在1个月至24个月之间(认购要求资金投资期限6个月及以上),收益率(按期限在6个月及以上)在5.9%至8.9%之间。

记者注意到,上述资金池产品的收益率甚至超过同期四川信托政信类产品的收益率。例如,近期四川信托发行的某两年期政信类产品,收益率设定为“100万元~300万元,7.8%/年~8.2%/年”;而天府聚鑫3号两年期,个人及非金融机构投资100万元的收益率为8.7%,300万元及以上收益率为8.9%。

四川信托财富部门人士透露:“被监管叫停的是TOT产品而非资金池业务,此外,不止四川信托,整个市场的此类(TOT)产品都被叫停。”

但上述资金池业务或难持续。

据记者了解,监管层人士2019年底在相关场合曾提道:“截至9月末,28家信托公司上报非标资金池余额4798.15亿元,其中投资非标资产占比约六成。个别非标资金池底层资产期限错配严重,资金接续已出现困难。个别非标资金池主要用于承接信托风险项目,底层资产质量加快劣变,清理难度不断加大。”“制定信托公司资金池分步清理计划,把握好节奏和力度,到2020年底前存量业务原则上逐步清理完毕。”

自营资产不良率暴增

记者注意到,2016年起,四川信托净利润开始持续下滑。

根据四川信托年报,2016年至2019年,四川信托净利润分别为12.7亿元、9.21亿元、7.4亿元、5.21亿元。其中,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23亿元,同比增长4.07%;净利润为5.21亿元,同比下滑29.59%,创历年来新低。

与此同时,2019年四川信托自营资产信用风险增速明显。2019年年报显示,四川信托自营资产2019年年末的不良率达到22.21%,而年初不良率仅为4.82%,增加361%。

此外,公开报道显示,四川信托多个项目的融资方经营状况出现恶化、或在公开市场已有违约状况。

天眼查显示,截至2020年5月21日,四川信托涉及诉讼纠纷达369条,其中南京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等交易对手均因延迟还款被四川信托起诉。

颇值得关注的是,除自身经营问题之外,整个信托行业面临的宏观监管形势也在不断趋严。

4月下旬中国人民银行发布2020年第2号工作论文《系统性金融风险溢出效应研究》,信托业作为资金供需方的中转枢纽,在刚兑尚未完全打破的情况下,极易受到资金供需双方的风险传导影响;应注重对信托等非银金融机构风险的监控。

5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就《办法》答记者问时提到,《办法》制定的总体原则之一是严守风险底线。要求信托公司加强资金信托风险管理,限制杠杆比例和嵌套层级,实现风险匹配、期限匹配,防范风险向信托公司不当转移或向金融市场外溢。

前述监管层人士在讲话中指出:“个别信托公司面临经营失败危机,少数信托公司风险劣变可能性较高。”

就市场传言、四川信托目前的实际经营状态、资金池业务量级、自营资产不良率陡增等相关问题,记者多次致电四川信托方面,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信托网站 信托资讯 信托动态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