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金凰债务违约拉锯:被保人尚未向人保财险索赔 涉事信托索赔难
界面新闻 2020-06-25 来源:界面新闻
近期,武汉金凰信托融资计划违约事件引发多方热议。融资方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金凰珠宝”)深陷百亿债务危机,使得数家信托公司为其设立的贷款类信托计划均出现逾期,共有8家信托和1家银行牵涉其中。

用黄金来做抵押物也并不靠谱。近期,武汉金凰信托融资计划违约事件引发多方热议。融资方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金凰珠宝”)深陷百亿债务危机,使得数家信托公司为其设立的贷款类信托计划均出现逾期,共有8家信托和1家银行牵涉其中,包括民生信托、长安信托、北方信托、东莞信托、华融信托、安信信托、中航信托、爱建信托,以及恒生银行。

据了解,上述涉及金凰珠宝相关信托成立时,部分信托公司通过质押实物黄金和保险公司承保的方式,设置了“双保险”的风险控制措施,质押的实物黄金由金凰珠宝向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进行投保。

目前,已有信托公司开启了向保险索赔的“自救”计划,其索赔进程又引来风波。

记者从接近人保财险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多家信托公司已向保险机构提出索赔,但据上述人士分析,信托公司作为保险受益人,索赔主体以及索赔原因均不符合保险合同约定。而符合保险合同约定的被保险人金凰珠宝,目前尚未向人保财险提出任何保险索赔。

信托公司或面临着质押物无法兑现、且保险公司无法赔付的两难处境。

质押黄金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单约定,信托开启保险索赔

2019年以来,多款以黄金为质押物的贷款信托计划到期违约,宣布延期兑付,其背后的融资方均指向曾在纳斯达克上市的金凰珠宝。

延期兑付的背后,是深陷百亿债务危机的金凰珠宝。截至2020年5月19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金凰珠宝、武汉金凰实业以及实际控制人贾志宏共22个强制执行标的,分别涉超62亿和40亿,立案日期均在2020年。

记者此前根据企业预警通和公司官网的信息整理发现,此次金凰珠宝的债务危机波及范围甚广,8家信托和1家银行深陷其中:包括民生信托、长安信托、北方信托、东莞信托、华融信托、安信信托、中航信托、爱建信托,以及恒生银行。从2016年开始,金凰珠宝便向这8家信托公司融资共计达100多亿,如今金凰债务缠身,以上信托公司均将面临质押物无法兑现的窘境。

目前,各家信托机构已经开始采取措施化解风险。

记者从接近民生信托人士处获得一份“关于至信439号、至信69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说明”。该说明称,在2019年下半年金凰方经营情况出现压力和异常之后,民生信托曾于2019年12月27日向金凰方面发送《贷款提前到期通知书》,宣布相关融资提前到期,并提起了司法程序。

“说明”进一步表示,由于金凰信托计划均设置了黄金质押担保,且全部质押黄金均在人保财险进行了投保,所以针对近期违约的金凰珠宝相关信托计划,保险单项下第一受益人——民生信托除先行垫付上述项目应兑付资金之外,还向人保财险提起了保险索赔,敦促其履行保险合同。

民生信托在“说明”中还表示,2020年5月16日至18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组织评估检测机构对存放于中国工商银行武汉水果湖支行保险箱的2990KG黄金进行现场评估检测,武汉市琴台公证处全程现场公证。据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检测报告显示,质押黄金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险单约定,已触发保险事故。

民生信托称,根据保险合同特别约定:案涉黄金的质量和重量由保险公司承保,如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单约定,即视同发生保险事故,由保险公司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索赔原因不在保险合同约定范围内,被保人武汉金凰尚未提出索赔

但保险索赔这一条路似乎并不好走。

记者从接近人保财险相关人士处获悉,多家信托公司等机构提出的保险索赔,并不符合保险合同约定。

以上相关人士表示,人保财险武汉市分公司承保的是财产基本险,与武汉金凰订立的保险合同条款为在银保监会正式备案的《财产基本险条款(2009版)》(下称“保险合同”)。

鉴于保险合同对于保险标的的限制,人保财险与武汉金凰珠宝双方曾通过增加特别约定的方式,将黄金标的扩展承保,虽为扩展承保,但双方对于投保险种、保险事故发生、责任免除等事项的约定,仍以保险合同为准;此外,由于保险合同第7条将“盗窃、抢劫”责任免除,所以武汉金凰珠宝曾附加投保了“盗窃、抢劫风险”。

武汉金凰债务违约拉锯:被保人尚未向人保财险索赔 涉事信托索赔难

《财产基本险条款(2009版)》

针对信托公司提供的“质押黄金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险单约定”检测文件,以上相关人士表示,人保财险仅对合同规定的原因导致的黄金“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单约定”承担保险责任。

根据保险合同以及附加投保文件,合同规定原因仅为6种,即火灾;爆炸;雷击;飞行物体及其他空中运行物体坠落;盗窃;抢劫。

针对信托公司为第一受益人的表述,以上相关人士也表示,保险合同和特别约定条款,均未约定“受益人”具有保险金请求权,保险合同第26条明确约定被保险人才是保险金请求权主体。

据了解,目前被保险人武汉金凰并未向人保财险提出任何保险索赔。

此外,民生信托在未获人保理赔正面回应之后,已于2020年6月1日正式起诉人保财险武汉市分公司。

信托资讯 信托动态 信托新闻网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