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政府!深陷贵州,中泰信托困局难解
金乐资管 2020-09-11 来源:金乐资管
“政府被告上法庭,源于一张承诺函。财政承诺函效力存疑,诉讼看起来更多的是敦促还款,加速和解的过程。”

“政府被告上法庭,源于一张承诺函。财政承诺函效力存疑,诉讼看起来更多的是敦促还款,加速和解的过程。”

近日,中泰信托以合同纠纷为由将遵义市汇川区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遵义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建设有限公司和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人民政府告上法庭,上海金融法院将于9月22日正式开庭审理。据了解,中泰信托曾于2016年7月发行弘泰1号遵义汇川集合信托计划,期限3年,信托规模3.5亿,融资方为遵义市汇川区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担保方为遵义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建设有限公司,预期收益7%-7.2%,资金用途是用于受让汇川城投因代建高新快线和长沙东路道路工程项目形成的对汇川区人民政府应收账款共计人民币5.10亿元。

其中,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人民政府也作为被告之一赫然在目,这个比较少见。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人民政府列为被告,原因是在该信托产品中,汇川区财政局出函,承诺统筹安排财政资金按时足额偿还全部债权,同时,汇川区人民政府出函统筹规划本次债务本息的按期偿还。

回顾市场表现,近两年来,共有13个省份出现政信类集合信托违约事件,其中贵州省的违约规模最高,达37.75亿元,包括21只信托产品,该金额和2019年全年所发生的违约规模相当。

在分析人士看来,由于政信类信托产品本质上非常依赖于地方政府信用,项目的还款来源、担保代偿资金都与当地财政情况相关。因此,选择综合实力较强的地方政府及城投平台,对降低政信类信托违约风险至关重要。

中泰信托状告地方政府实属无奈之举。

中泰信托是经原银监会批准设立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公司前身是农业银行厦门信托投资公司。实控人信息不明成为中泰信托发展路上的重要阻碍,并导致该公司产品发行“断档”许久,在该公司网站上,“新品推荐”一栏为空白。

公司存续项目问题较多,从2019年以来,中泰信托违约的贵州政信项目有贵州凯里、弘泰11号贵州黔南、弘泰1号遵义汇川、恒泰39号贵州铜仁、顺泰8号六盘水大河经开、祥泰1号六盘水梅花山、元泰7号贵州东湖等,其中多个项目都发生了二次违约。公司运营也陷入困境,无力斡旋解决存续项目问题,在项目兑付困难的情况下,只能按程序推进解决。

2019年年报显示,中泰信托实现营业收入2.7亿元,净利润1.29亿元,分别较2018年下降6.07%和10.22%。另外,2019年中泰信托信用风险资产不良率为14.49%,相较2018年的9.96%上涨4.53个百分点,业绩较大幅度下滑,位于行业尾部。

目前监管不允许地方政府做信用担保,预计这类违约事件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还是会持续一段时间,不过总体上依然可控,包括中泰信托这个项目,大概率还是会协调解决的,只是预计还需要较长时间,这也是中泰信托起诉的另一个原因,通过司法程序倒逼地方政府早日协调解决项目延期问题。

政信类信托已经在由非标向标准化产品转型的过程中,这个过程会持续较长时间,预计后续政信类非标的占比会逐步下降到非主流业务的水平,主要方向还是逐步降低融资成本,拉长融资期限,让新旧业务平缓过渡。

信托动态 信托新闻网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