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打伤总经理,欠债75亿的华信信托自救方案再添变数
时代财经 2021-01-09 来源:时代财经
继游族网络董事长林奇被高管投毒身亡后,资本市场又出现一起高层内讧事件。

继游族网络董事长林奇被高管投毒身亡后,资本市场又出现一起高层内讧事件。

据知情人士报道,1月6日17时左右,华信信托董事长董永成在大连办公楼的电梯里,使用锤子打伤公司总经理王瑾,致其头部和鼻子都出血。随后,王瑾被送往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治。王瑾全身有14处伤,被诊断为轻伤一级,于1月7日进行颅骨修复手术。

1月8日上午,大连西岗公安分局通过官方微博通报该案件时称,2021年1月6日17时许,西岗区大连华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办公楼内发生一起故意伤害案。经初审,犯罪嫌疑人董某成(男,64岁,大连华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与王某(女,54岁,大连华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因工作产生矛盾,董某成持械击打王某致其身体多处受伤。目前,王某正在医院救治,犯罪嫌疑人董某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记者当日联系到华信信托一名保安人士,他表示“不太清楚此事,目前公司经营正常”,并向记者提供了一个总部电话,但该号码未能接通。随后记者就案件起因等问题多次致电大连西岗分局,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8日晚间,华信信托发布公告称,事件发生后,在监管部门的指导下,公司班子成员带领全体员工,确保公司正常运转。“我司将积极配合公安部门案件审理和调查工作,在监管部门的指导下,进一步规范治理结构和决策体系,团结带领全体员工,坚定工作目标,尽最大努力,推动落实公司后续资产清收、引进战投等工作,维护好广大信托受益人的合法权益。”

董事长打伤总经理,欠债75亿的华信信托自救方案再添变数

(来源:华信信托官网)

董事长因何打伤下属?

据时代财经了解,华信信托现任董事长董永成现年64岁,于2017年4月上任,持有华信信托 25.91%股份,其曾任中国工商银行大连市分行技改处副处长,中国工商银行大连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记者通过过往资料得知,董永成在2006年以职工代表的身份出任董事长,次年则以第一大股东委派的方式出任董事长。

王瑾现年53岁,为华信信托常务副总裁,于2019年6月选任,曾任华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财务部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主持工作),理财中心/研究发展中心总经理,总裁助理、副总裁。

对于华信高管发生冲突的原因,一名任职于某信托公司的人士李大白(化名)1月8日向记者透露,现在华信陷入兑付危机,董永成想把壳卖了换个好价钱,但自己又不愿意掏腰包兑付给投资人,更多的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可能在这个问题上跟王瑾产生了分歧。“王瑾这个人还是比较靠谱的,董永成不太地道。”李大白补充说道,“他(董永成)被刑拘后,可能会影响到华信后续的资产处置和引战增资。”

记者了解到,华信信托成立于1981年,是辽宁省唯一一家信托公司,原名中国人民银行大连市信托投资公司;1985年划归工商银行,更名为中国工商银行大连市信托投资公司;1997 年,公司与工商银行脱钩,划归大连市政府,更名为大连华信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2007 年9 月完成股权改制并重新登记,更名为大连华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同时由国资控股变更为民营控股。

2019年底,华信信托被银保监会列入六家高风险信托公司之列,被监管处罚事由之一是:通过发放信托贷款形式,将信托资金用于购买本公司前期发行的信托产品。去年4月,华信信托和四川信托同时被监管叫停“资金池”业务,华信由此陷入危机。

记者了解到,华信信托“华冠”“华悦”“祥和”以及华信·安泰理财、华信·骏盈理财、华信·骏丰理财、华信·悦信理财、华信·惠盈理财等系列产品投向不明,期限错配等问题,甚至存在着使用资金池给逾期企业借新还旧、接盘不良资产等风险。此类产品多数为1~2年期的产品,募集规模约为1亿元,预期年化收益率约为6%~8%。

去年9月24日,华信信托发布首个延期公告。随后又陆续在其官网披露了27个信托计划延期公告,延期原因均为“由于融资企业无法按期偿还融资本息,导致信托产品按信托合同约定进入延期期间”。2020年11月3日~11日期间,华信信托分别兑付了华信·华冠336号、华信·华冠323号、华信·华冠324号和华信·华悦17号等4个项目。

截至目前,华信信托仍有23个项目尚未按期兑付,且均已超过前述公告所约定的延期时限,进入“二次延期”。华信信托方面对此的回应是:自信托产品到期日起,延期八个月兑付。同时其承诺延期期间,工作有明显进展的,可提前兑付。记者了解到,目前华信信托需要兑付的资金规模在75亿元左右。

李大白告诉记者,华信产生兑付危机的原因极有可能是公司资金被挪用了。“董永成上任后采取激进扩张,但华信的业绩一直跟不上。”

在75亿的资金缺口下,华信要找到接盘方希望渺茫。在李大白看来,华信的股权结构非常混乱,首先要把股权梳理清楚,监管才能开展工作。“很多投资者去过华信总部维权,基本上没有得到过回应,公司发公告也更多的是为了稳定(投资者)情绪。”

李大白同时表示,信托牌照很值钱,如果当地政府有扶持的意愿,那么华信信托找到接盘方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但无论能否重组,这个过程都会十分漫长,可以参考安信信托,快两年了(重组)才有点眉目。”

据了解,安信信托在2018年开始业绩变脸,全年亏损18.84亿元,年报发出后风险开始显露。2019年7月开始,上海银保监局派人入驻安信信托实施“贴身监管”。2020年12月中旬,安信信托称重组方案已完成尽调,随后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

“最神秘的信托公司”

记者了解到,由于华信信托的股权结构和历史变迁颇为复杂,长期以来实控人不明,业内将之称为“最神秘的信托公司”。

过往资料显示,华信信托从1997年至2007年间的股权变更历程中,股东变更多达23次,先后出现的法人股东超40家,截至目前登记在册的股东数量为20家,持股10%以上的包括:华信汇通、北京万联同创、沈阳品成投资,持股比例分别为25.91%、19.9%、15.42%。其中,华信汇通持有万联同创100%股权,持有品成投资35%股权。股权结构频繁变更的同时,华信信托经历7次增资扩股,其注册资本从1.01亿元一路增加至66亿元,令业内“诧异”。

据新财富杂志此前报道,华信系160余家公司中出现的法定代表人共计58位,除了11位自然人仅担任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外,其余47位自然人均在2-12家不等的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

“(华信)表面上看没有实控人,很有可能董永成就是实控人。几年前董永成通过大通证券做了一个资管项目,实际上大通证券背后的实控人也是他,这期间有没有相关输送不好说。”李大白向记者表示。

此外,华信通过法人股东衍生出了不少新公司,李大白称其“有可能是为行使股权腾挪使命而生的空壳公司”。

除前述“资金池”风险外,华信信托与关联方之间存在大量股权质押。记者了解到,华信信托股东西藏海涵实业累计向其质押10余笔股权。去年9月,华信信托及其全资子公司分别作为出质人向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质押了一笔股权,质押股权数额合计超过6亿股权。

从业绩来看,华信信托在68家信托公司中并不出彩,排名甚至处于倒数。2019年财报显示,华信信托实现营收5.73亿元,同比下降50%;净亏损1.52亿元,同比下降118.84%。截至2020年6月末,华信信托管理信托规模492亿元,较2019年末的615.8亿元缩水20%。近年来华信信托管理资产规模逐年下降,2017年末为1386.91亿元,资管新规出台后两年内降幅达55.6%。

陷入兑付危机后,华信信托尝试自救。2020年11月17日晚间,华信信托曾发布《关于征集战略投资者的公告》称,公司计划引入1家或多家战略投资者,引入资金34亿~68亿元,注册资本增至100亿~134亿元。华信信托方面提出,战略投资者必须同意在完成增资前以适当方式对华信信托进行流动性支持。

李大白向记者透露称,华信暴雷以后,“罕见”地没有请三方审计机构进行资产审计,而大连银保监方面也没有积极处理此事,造成投资人不满。

此外,记者从一名信托人士处了解到,目前已经有一家国企派驻了20多人的团队进驻华信,进行尽职调查。“目前进展顺利,时间至少半年以上”,但对于这家国企的背景、接盘方案等,该人士表示不便透露。

信托资讯 信托网 信托要闻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1人表态,10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