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消费金融迎来春天?浙江银监收紧银行互联网贷款!
荣建华 2019-01-11 来源:用益信托网
近日,浙江银保监局下发监管文件《关于加强互联网助贷和联合贷款风险防控监管提示函》,针对银行互联网助贷和联合贷款业务进行监管。

2019年1月9日,市场传出消息“重磅突发!地方银监局率先对银行开展互联网联合贷款下发政策”,浙江银保监局下发监管文件《关于加强互联网助贷和联合贷款风险防控监管提示函》(以下简称“提示函”),针对银行互联网助贷和联合贷款业务进行监管,核心点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 重申核心风控环节不得外包;

2、 不具备互联网贷款的核心风控能力和条件的银行,不得开展联合贷款业务;

3、 城商行、民营银行属地经营;

4、 重申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

解读该文件,首先受到冲击的就是大量开展互联网消费金融业务中小城商行,至于影响程度则有待于观察其他地区银监机构是否会跟进相似的政策。受此文件影响,中小城商行直接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的前途晦暗不明,但城商行加一层信托通道放款,将可以规避自建互联网贷款风控系统和属地经营的限制,信托公司消费金融业务将迎来春天。


信托消费金融迎来春天?浙江银监收紧银行互联网贷款!


一、银行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的模式

银行开展互联网贷款主要为两类资产,一类为无抵押的消费贷、现金贷,一类为有抵押的车抵贷,目前消费贷、现金贷类的互联网贷款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从业务上来看,目前银行开展互联网贷款有三种方式:

(1)与互联网科技公司合作开展助贷业务

即由互联网科技公司提供导流、风控,银行直接向借款人发放贷款,目前头部互联网科技公司均有大量开展此类业务。

互联网科技公司天然的流量属性、数据采集能力、科技风控能力,传统银行在此类业务中普遍只能担任资金提供方,而互联网科技公司一般不具备线下能力,因此其基本都以小额分散的消费贷、现金贷为主,当然一些二手车平台的头部流量也在与银行开展此类业务。

(2)与互联网金融机构开展联合贷款业务

目前具有互联网贷款金融牌照的机构有两种,一是互联网银行,而是互联网小贷。但受2017年《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的影响,互联网小贷无论从业务开展、资金来源方面都受到了严格的限制。互联网银行目前展业的有三家,微众银行、网商银行、新网银行。

微众银行的微粒贷利润占全行利润的80%左右,采用的即是联合贷款模式,微众银行2017年末个人存款仅53.36亿元,占总负债的7%,同业借款452亿元占总负债的62%。在发放每笔的贷款中,微众银行与合作银行按2:8出资比例放贷,利息收入按3:7分成——这多收的10%利息相当于微众银行向合作者征收的“连接设施使用费”。截至2017年12月,微众银行联合贷款合作金融机构达到50家,而这50家机构分享了微众银行75%的业务量。联合贷款的业务模式也使得微众银行2017年净息差高达7.02%,大幅高于商业银行整体同期2.10%的净息差水平

网商银行做大市场的思路也是是进一步向各类金融机构敞开怀抱。蚂蚁金服董事长井贤栋此前也表示,网商银行将进一步向行业开放所有能力和技术——未来三年与1000家各类金融机构共同为3000万个小微经营者提供金融服务。上述开放计划包含三方面:一是把蚂蚁金服、阿里巴巴所有的生态场景全面开放出来,共同经营;二是开放人工智能风控体系;三是开放智能化的运营能力。目前网商银行合作金融机构数量在100~150家之间。

新网银行不具备阿里和腾讯的流量、数据优势,选择了从网贷机构的存管业务切入,成为首家涉足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的互联网银行。2018年9月20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公布首批通过协会测评的存管银行名单,共25家,新网银行如愿在列。对于新网银行来说,网贷机构的存管业务只是第一步,目前新网银行正在与除BATJ外的消费金融机构合作,共建风控模型、共创黑名单、解决贷后催收、不良资产处置以及资产证券化等,新网银行看似正在组建互联网消费金融行业小规模从业机构联盟,一旦搭建成功后,联合贷款的业务模式也将是其必然的选择。

(3)与信托合作模式

银行也可以将表内资金通过信托发放普惠金融贷款,由互联网科技公司提供风控服务,这样在银行层面可以视为投资固定收益产品,而非直接发放贷款,信托层面的监管相对于银行要弱,因此银行可以此种模式规避表内资金无法直接投放的问题。

目前开展此类业务规模的较大的信托有外贸信托、中航信托、云南信托、渤海信托等,均具备成熟的业务系统、风控系统、运营管理体系。目前,多家信托业也开始逐渐介入普惠金融业务领域,开始筹建独立的普惠金融部门。


二、城商行、民营银行短期内不得不绕道信托

“提示函”提出:“核心风控环节不得外包

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应立足于自身的风控能力建设,完善本行的风险控制策略。一是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环节外包,不能异化为单纯的放贷资金提供方。参与银行应开发与业务匹配的风控系统、风控模型,配备专业人员。应独立开展客户准入、风险评测、贷款额度和贷款利率确定、贷后资金用途管理。二是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无放贷资质的机构提供放贷资金,不得与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出资发放贷款。三是不具备互联网贷款的核心风控能力和条件的银行,不得开展联合贷款业务。”

由于很多城商行、民营银行不具备搭建互联网贷款的风控系统的科技能力,因此在与互联网科技公司开展合作时,不得不依赖于互联网科技公司的风控能力,如果对方不是实力明显强大的巨头,也会要求其提供其他的担保措施,以规避风险。如果该条要求最终实施,则很多城商行、民营银行暂时将不具备开展线上消费贷款能力,既不能自己直接放款,也无法通过联合贷款的形式放款,在目前金融机构间资金相对充裕的节点,城商行、民营银行将缺乏优质资产投向。同时为了搭建与业务匹配的风控系统、风控模型,配备专业人员,银行的成本也将被推升,由于银行缺乏互联网科技公司的场景、数据等优势,其风控系统将与互联网科技公司的风控系统有着本质区别,如何在符合监管要求的前提下能够有效的防范风险对城商行、民营银行也是一个考验。

短期内城商行、民营银行可以通过信托通道来完成投放,以规避“提示函”自建互联网贷款风控系统的要求。而信托公司中开展普惠金融业务的前几名公司也具备非常成熟的业务风控系统、运营管理团队,与监管机构也保持着畅通的沟通机制,通过信托来投放互联网贷款会是最佳选择。


三、流量巨头变现速度或将变缓,信托迎来发展机会

微众银行、网商银行作为重要的流量变现平台,自身的资本金及存款规模远无法满足其放款需求,而城商行作为其重要的资金提供方,如果受限无法联合贷款,则微众银行、网商银行的快速发展趋势必然会受到一定影响。微众银行、网商银行也将不得不像花呗、借呗,在表外寻找合作机会。或许其将不得不改变以往的赚取资金利差的单一业务模式,如与信托公司开展合作,由城商行作为信托委托人,微众银行、网商银行作为贷款服务机构,提供相应的流量导入及风控系统,信托向通过各方审核的借款人发放信托贷款,互联网银行的收入由以往的利差收入变为中间业务收入。


四、银行属地经营限制,信托无属地经营限制

“提示函”提出:“立足当地不跨区域

城商行、民营银行开展互联网联合贷款业务,应坚守“立足当地、服务当地、不跨区域”的定位,将长期可持续发展作为目标,通过互联网渠道引入在自身营销、服务和风险管控能力范围内的客户。要按照客户身份证地址、主要业务经营地、主要居住生活地等维度,建立统一的属地经营规则,按照异地授信管理相关文件的精神严格管控异地授信。开展互联网联合贷款业务,辖内城商行、民营银行法人原则上只能经营本行有分支机构的地域的客户,辖内城商行分行原则上只能经营省内的客户。”

目前互联网贷款并无区域限制,如果限定区域限制,也不符合互联网贷款风险分散的风控要求,这将提高银行的风险,风险最终将体现在资金价格上。如果限定区域,则互联网贷款对很多中小城商行就基本失去了吸引力,既缩小了客户来源的范围,又集聚了区域风险。

信托公司无属地经营限制的优势使得其成为城商行、民营银行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的最佳选择。

信托动态 信托金融网 信托财富网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