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周报(11月16日)
林汉垚 2020-11-16 来源:财联社
最新一周信托行业要闻汇总

1. 渤海信托退出郑州宝能置业48.9796%股权

11月15日,乐居财经获悉,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退出投资企业郑州宝能置业有限公司,退出前持股48.9796%。

此次股权变动之后,郑州宝能企业咨询管理有限公司(宝能城市发展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00%,实际控制人为中国宝能集团有限公司)持有郑州宝能置业有限公司股权比例从51.0204%上升到100%。

郑州宝能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黄炜,成立于2017年1月,注册资本98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与经营、物业服务(以上经营范围凭有效资质证经营);商务信息咨询(不含投资、证券类咨询);房屋租赁。

2.大连星海湾债务危机一触即发 国开行、厦门信托等机构受拖累

作为大连圣亚曾经的实控人,大连星海湾不仅在上市公司控股权争斗中失利,且自己目前还面临严峻的债务危机,此前展期的债务面临即将到期偿还压力。在此次危机中,厦门信托等数十家机构深陷其中,涉及金额在几千万元到近20亿元不等。

大连国资体系下的城投公司大连星海湾金融商务区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大连星海湾”)目前正处在债务违约的边缘,国开行、厦门信托等多家金融机构被其拖累。《红周刊》记者获悉,当地政府提出了两条思路:整合城投平台、出让土地以解燃眉之急,但受访对象透露,由于沟通成本太高、程序繁琐,化解进展都慢于预期。

此外,大连星海湾旗下的上市公司——大连圣亚在近期也爆发了控股权争夺战,磐京股权基金持续增持,并在股东大会上成功提名多位董事,而大连星海湾则因资金紧张而丧失了对上市公司的实控权。目前,其所持上市公司股权已被反复冻结。

3.工商银行曾谋求入主!山西信托面向全国引入战投

11月12号,山西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即日起,山西信托将通过增资扩股,公开引入战略投资者。

山西信托董事会秘书陈强表示,此次面向全国公开引入战略投资者,旨在增强资本实力,通过多元化股权结构完善公司治理架构,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提升抵御风险能力,优化业务结构,回归信托本源业务。

2020年3月1日,随着我国《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正式实施,做优做强做大,增资扩股已成为行业趋势,也对信托公司净资本提出了更高要求。据统计,2019年以来已有10家信托公司增资267.67亿元,行业资本实力得到增强。而截至目前,全国已有26家信托公司的增资被监管批准并公布。

4.转型中的信托业:收益率持续走低 投研短板待补

“目前市场上信托收益率普遍在7%上下,对于不少投资人的吸引力降低了。有客户就明确和我说,低于8%收益的信托产品,都不要发给他看。”11月12日,从事信托销售业务超过5年的李平对经济观察报表示,随着信托收益率持续下行以及信托风险加速暴露,一部分客户变得谨慎、犹豫,他的工作难度加大了。

今年以来,集合信托产品的预期收益率逐渐下行。尤其进入三季度,平均预期收益率更是逐月下降,分别为7.05%、6.81%和6.67%。到10月份,这一数值已经接近6.5%,相较去年同期收益的7.87%出现明显下滑。“产品少”、“收益低”,是李平对今年信托市场最直接的感受。一边是监管趋严和行业转型背景下,信托产品发行节奏放缓;一边是优质资产稀缺,高收益产品难寻,投资者对优质项目投出意愿强烈。李平告诉记者,“现在很多项目卖得很快,募集周期从此前的两三个月的时间缩短到两三周,而收益在8%以上的产品则少之又少,需要先预约抢占额度。”

5.问题债权屡遭“扯皮”或流拍 央行点名信托风险

在监管要求压降非标融资类信托的冲击下,信托市场“寒冬”之感日甚。

用益金融信托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自7月以来,集合资金信托融资已经连续4个月下滑,月均募资规模低于2000亿元。与此同时,信托业爆雷潮却依旧不断。据不完全统计,仅10月份共发生信托产品违约事件27起,涉及金额近百亿元。

“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信托业风险加速暴露,少数信托公司已劣变成高风险机构。”央行近日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0》(以下简称“《报告》”)首次以专题形式提示信托行业风险。

在风险暴露加快及溢出可能性和范围加大的情况下,《报告》提出,要持续加强风险监测,健全风险处置机制。不过,多数信托公司在不良资产处置上还属于“新丁”,处置经验不足。信托项目底层资产流拍的消息频频传来,部分信托公司还遭遇其他债权人“截胡”“扯皮”等处置难题。

6.中泰信托又一产品逾期,融资方为遵义城投公司

近日,中泰信托又一产品出现兑付危机。

据《红周刊》记者从一位中泰信托客户处获得的材料显示,中泰·弘泰21号集合信托计划用于受让遵义和平投资建设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和平投资”)因代建“苟江经济开发区厂房建设项目”形成的对苟江经济开发区管委会3.46亿元应收账款,信托计划总规模2.6亿元,由遵义苟江投资建设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苟江投资”)和遵义市播州区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公告显示,弘泰21号第一期应于2020年10月24日到期,交易对手尚未支付应付款,“受托人已向交易对手发送《回购义务提前履行通知》,宣布主合同项下的回购义务提前到期”,要求和平投资在10月底前将应付款项划入信托专户。但截至10月26日,“交易对手尚未支付上述款项”。

7.史上首起通道业务赔偿案!华澳信托卷入非法集资,或损失4600万元

通道业务是信托公司常见的业务,历史上从未出现过信托公司向委托人、受益人等信托利害关系之外不特定的对象承担义务的先例。然而近日,信托史上第一个在通道业务上被判承担赔偿义务的案例出现了。

日前,记者从裁判文书网获悉,上海金融法院二审判决华澳信托在开展单一资金信托业务中存在违反审慎经营原则的情况,一定程度上侵害了吴某的利益,导致吴某投入信托产品的100万元尚未追回,酌情认定其对吴某的涉案损失承担20%的补充赔偿责任,华澳信托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对吴某通过追赃程序追索不成的损失在20万元的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此判决为终审判决。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刑事判决书,信托产品标的总额为2.8亿余元,而该资金来源于157名投资者,但是截至案发所有的投资人共计仅收到5308万余元,尚有2.3亿余元经济损失。吴某接受赔偿之后,预计投资者们也可能提出类似诉讼,参照20%的标准,华澳信托或面临4600万元的赔偿。

8.“信托一哥”中信信托也看上了养猪产业,猪真的要飞起来了!

日前,中信信托创新业务五部一行拜访了江西正邦科技,就生猪养殖行业进行调研考察,并与其总裁助理周晓辉、财务部负责人等就生猪养殖产能扩建和上市公司定增等投融资业务合作方案进行了探讨。

信托大佬们纷纷看上“养猪”这门生意!

华能信托联合牧原股份(002714)100亿投资生猪产业。建信信托联合“饲料大王”新希望(000876)15亿合资成立养猪公司。中信信托拟联合正邦科技(002157)投资养猪产业,现在连“信托一哥”都看上了养猪产业,猪真的要飞起来了!

9.中融信托已成“ST收藏家”?合计亏损超10亿

随着信托行业新规落地、监管趋严和上半年疫情叠加效应影响,2020年以来信托行业频出兑付风险及违约事件,头部公司中融信托也不例外。

就在上月,中融信托旗下的“中融-融雅3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发生违约,中融信托也因股权抵债被迫成为ST昌鱼(600275.SH)第一大股东。

睿蓝财讯研究发现,在成为ST昌鱼大股东之前,中融信托还为ST尤夫(002427.SZ)第四大股东、*ST富控(600634.SH)第四大股东、*ST兆新(002256.SZ)第四大股东、*ST金贵(002716.SZ)第二大股东。

毫无疑问,这些ST公司普遍经营状况存在重大问题,还面临退市风险,中融信托似乎深陷ST股中,累计亏损已超10亿元。而作为“中植系”头牌的中融信托又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呢?

10.华信信托发布说明 否认存在大股东账款或资金挪用情况

“公司长期以来管理规范,不存在未公开的担保或抽屉协议。”11月10日,华信信托发布《关于近期情况的说明》表示,“公司不存在大股东占款或资金被挪用情况,大股东华信汇通集团持续给予流动性支持以援助公司,今年4月份以来,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信托计划融资企业普遍未及时还款,在此情况下,公司和华信汇通集团投入大量自有资金,帮助信托计划按期足额兑付。”

华信信托在说明中指出,“近一段时间以来,存在一些关于公司的不实传闻和谣言,影响了公司的声誉和公司的正常经营,给投资者带来困惑和焦虑。”

11.集合信托产品募集规模四月连降 收益率或持续下行

10月份,集合信托产品成立市场的募集规模连续四个月下滑的同时发行市场也出现下滑。

根据用益信托网数据,截至11月6日,10月共计发行集合信托产品1712款,与上月同时点相比增加2.65%,发行规模1808.85亿元,与上月同时点相比减少3.77%;共计成立集合信托产品1361款,与上月同时点相比减少16.75%,成立规模1324.62亿元,与上月同时点相比减少5.09%。

与此同时,集合信托产品的收益率在向下突破7%后也持续下行,目前已经接近6.5%。用益信托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喻智表示,从收益走势来看,短期内集合信托产品预期收益率没有反弹的迹象。

12.法院判决担保合同无效,信托公司又一次吃了哑巴亏

近年来,涉及上市公司违规担保的案件越来越多,其中债权人是信托公司的也不在少数,每一个案件的判决都引起市场的关注。

2016年12月,长城集团基于日常营运流动资金需要,向万向信托申请融资,万向信托设立长城影视集团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期限24个月,规模1.5亿,同时,上市公司长城影视、赵锐勇和万向信托之间签订了《保证合同》,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

在后续过程中,长城集团支付了前7期利息,却未能按约偿付贷款本金及最后一期利息,而长城影视和赵瑞勇也未按照相关合同约定承担保证担保责任,万向信托向法院提起诉讼。

13.信托公司逐鹿万亿“ABS”市场

兼具标准化与服务信托特质的资产证券化业务(ABS),正在成为信托公司转型的重要“武器”。

根据监管主体划分,中国资产证券化产品主要包括信贷资产证券化(信贷CLO)、企业资产证券化、交易商资产支持票据(ABN)和保险资产证券计划。

Wind数据显示,年内共有36家信托公司参与到资产证券化业务。综合信贷CLO、企业ABS和ABN的发行数据来看,今年以来,资产证券化产品发行总规模已超过2万亿元。其中,信托公司参与的项目规模约为10296.76亿元,占总规模的51.36%,占据半壁江山。

在监管倒逼行业深度转型之下,资产证券化的布局思路和业务逻辑开始发生转变,信托公司通过通道角色向主动管理的转型,向ABS价值链的上下游延伸要利润。

业内人士提醒,信托借助ABS业务实现非标资产转标的过程中,仍存在着不少的业务难点和风险:资产池的质量把控、资产证券化产品潜在的违约风险,以及部分业务存在规避融资类规模监管、通道业务和风险资产出表的可能性等等。

14.中信信托近10亿元“问题”债权出售撤回 债务方濒临退市

今日,中信信托欲出售兆新股份问题债权拍卖到期,而早在截至日期之前,中信信托再次撤回拍卖申请。中信信托出售问题债权或遇困,债务方*ST兆新则濒临退市边缘。

阿里拍卖公开资料显示,中信信托申请强制拍卖被执行人陈永弟持有“兆新股份”4.86亿股以优先清偿债务,根据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执行裁定书显示,中信信托申请执行偿付金额人民币约15.9亿元。

本次起拍价格为9.5亿元,远高于其市场价值。以*ST兆新最新收盘价0.98元计算,4.86亿股票约价值4.76亿元。目前,阿里拍卖已将该拍卖信息撤回,显示申请执行人及其他执行债权人撤回执行申请。就上述债务清偿情况最新进展,中国网财经采访到中信信托,截至发稿前对方并未做出相应回复。去年12月,中信信托曾申请强制执行拍卖,后因案外人对拍卖财产提出确有理由异议,导致拍卖被撤回。


信托财富网 信托资讯 信托投资网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