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质押融资的秘密:天津信托长期输血“大田系公司”为哪般
中国经营报 2021-11-20 来源:中国经营报
一个月前,华田投资有限公司将2200万元股权出质给天津信托。

一个月前,华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田投资”)将2200万元股权出质给天津信托。

对于出质双方而言,这一简单的融资操作在今年已经发生多次,而对于天津信托和华田投资及其背后的一系列关联公司而言,这一操作已经进行了9年。

记者梳理发现,2010年至今,天津大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田集团”)、华田投资、奥凯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凯航空”)等多家关联公司(以下简称“大田系公司”)均与天津信托有多个股权质押记录。

大量股权质押背后,天津信托还曾以信托贷款、应收账款买入返售、特定资产投资等形式输血大田集团。

融资恩怨

第三方信息平台企查查数据显示,华田投资向天津信托质押的第一笔股权,登记日期为2013年1月15日,彼时,华田投资奥凯航空一笔22200万元股权质押给天津信托。最近一笔股权质押登记日期为2021年10月12日,华田投资将张北投资有限公司2200万元股权质押给天津信托。从2013年1月15日至2021年10月12日,华田投资及其关联公司累计向天津信托质押股权记录超过50次。

记者梳理天津信托官网、中国信托业协会官网相关公告、文章发现,2010年以来,天津信托至少发行7只信托产品输血大田集团的信托产品,包括2010年发行的天津大田集团有限公司应收款买入返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2011年发行的天津大田集团有限公司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天津大田集团有限公司特定资产权益集合资金信托计划;2013年发行的工商企业(大田集团应收款买入返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2014年发行的工商企业(2014大田集团应收款转让〈回购〉) 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工商企业(2014大田集团应收款转让〈回购〉2号) 集合资金信托计划;2015年发行的工商企业(2015大田集团应收款转让〈回购〉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

如,中国信托业协会2010年5月份相关文章显示,天津大田集团有限公司应收款买入返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规模1.5亿元,期限18个月,资金运用方式为“信托计划资金由受托人集合运用,受让大田集团对华田投资3亿元的应收款” 。

仅记者掌握的上述几款信托产品,其累计发行规模至少超过17亿元左右。

不过,大田集团、华田投资却在2018年前后陷入危机。

(2020)津0116民初1656司法裁定书显示,被告华田公司(华田投资,下同)在答辩中提到“2018年6月13日之后,原告(某自然人)投资至被告处的资金并无收益产生。根据被告提交的审计报告说明函,可以看出截至2019年3月31日,华田公司已经累计亏损44.56亿元,说明华田投资近几年根本没有任何收益产生,因此不应当支付2018年6月13日之后15%的收益率。”

2019年,华田投资、大田集团及其关联企业开始因企业借贷纠纷、借款合同纠纷、融资租赁合同纠纷等原因被多次列为被执行人。如,(2019)川01财保53号司法裁定书显示,“对被申请人华田投资、奥凯航空的财产在价值人民币4000万元的范围内采取财产保全措施。”(2019)津0101民初6297号司法裁定书显示,“查封或冻结被申请人华田投资、大田集团、王树生名下银行存款1253.24万元或其他等值财产。”

天津信托同样向华田投资、大田集团及其关联企业采取了司法保全措施。记者梳理发现,天津信托曾通过(2019)津02财保2号、(2019)津02财保3号、(2019)津财保9号等向华田投资、大田集团及其关联企业申请财产保全。

其中,(2019)津财保9号民事裁定书显示,“申请人天津信托向本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冻结被申请人奥凯航空有限公司、北京大田国际运输代理有限公司、华田投资有限公司、天津大田集团有限公司、三亚太阳湾开发有限公司、王树生、姜红霞、苏州望亭大田物流有限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2.17亿元的财产。”

值得关注的是,在采取了司法保全措施之后,天津信托依然持续接受华田投资及其关联公司的股权出质行为。

企查查信息显示,2019年、2020年,华田投资及其关联企业均向天津信托出质股权均达十余笔。

“大田系公司”

“大田系公司”的源头是大田集团,而大田集团曾是物流行业的巨头,显赫一时。

工商信息显示,大田集团成立于1995年5月,注册资本2.13亿元,股权结构为大田集团(香港)有限公司(75%)、天津大田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25%),2019年7月18日之前,王树生为大田集团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公开报道显示,大田集团创始人为王树生,王树生是天津人,曾是一名交警。1992年,王树生以6万元“下海”起家,开始在物流行业创业。

华田投资则成立于1999年3月,注册资本8.86亿元,目前股权结构为广州秋石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持股95%,以下简称“秋实资本”)、王树生(持股4%)、姜红霞(持股1%)。 2019年3月26日之前,王树生是华田投资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华田投资是在大田集团基础上发展而来,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与经营、旅游项目开发等投资。2010年大田集团以5亿元左右的出资完成对中国首家投入运营的民营航空公司奥凯航空100%股权的收购。

工商资料显示,2016年10月11日,奥凯航空的股权发生了变更,变更之后,天津信托成为奥凯航空的新晋股东,不过,仅仅两个月之后,2016年12月28日,天津信托就退出了奥凯航空的股份。

(2020)津0116民初1656司法裁定书显示,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1年以来,华田公司(华田投资,下同)以大田工会(天津大田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工会委员会,下同)为募集主体,并发布公告,通过天津信托有限公司向集团员工募集信托资金,用于集团公司投资项目和流动资金。2011年至2013年期间,大田工会与天津信托有限公司签订了信托合同。2014年以后,华田公司并未实际通过天津信托发行信托产品,而是直接向全体员工发出邮件通知,仍然以信托的名义向员工募集,通知落款处均为被告华田公司。

直到2017年12月底,大田集团还作为捐赠人委托天津信托设立了《天信世嘉·信德大田集团爱心助学慈善信托》与《天信世嘉·信德大田集团见义勇为慈善信托》两只慈善信托。

就天津信托与“大田系公司”之间的融资逻辑,以及大田集团目前是否处于正常经营状态等相关问题,天津信托方面回复记者称 “华田投资目前经营正常、稳定;与华田投资的业务均依法合规并按照相关制度开展;与华田投资的业务目前均处于正常状态。”

“我公司与华田投资的业务目前均处于正常状态,无逾期、欠息情况。”天津信托方面回复称。

融资方幕后

记者注意到,大田集团、华田投资与天津国资企业之间交集颇深。

以华田(海南)旅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田旅业”)为例,工商资料显示,华田旅业成立于2001年8月,注册资本8.84亿元,目前股权结构为华田投资(持股55%)、天津市华兴创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股45%,以下简称“华兴投资”)。

企查查显示,华田旅业曾于2011年1月11日进行过一次股权变更,变更之前,股东为华田投资全资子公司,变更之后,华田投资、天津市华兴世纪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曾用名“天津市华兴实业公司”,以下简称“华兴实业”)共同持有华田旅业股权。直到2012年5月15日,华兴实业退出所持华田旅业股权,华兴投资入股。

华兴投资则成立于2007年5月,注册资本3000万元。华兴投资2014年、2015年年报显示,华兴投资的股东为自然人杜秀敏(持股90%)、刘春义(10%)。

根据启信宝信息,杜秀敏名下关联的企业还有天津江胜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胜集团”)。财新相关报道亦曾提到,曾任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大港支队政委的杜全顺之妹杜秀敏的公开身份是江胜集团法人代表、董事局主席兼总经理。“在武长顺(原天津市公安局长)提供庇护而拓展开来的商业版图中,除武氏堂兄弟和亲家丁家父子外,杜全顺、杜秀敏这杜氏兄妹也至关重要。”

华兴投资2016年至2018年年报显示,华兴投资的股东变更为天津国兴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后者股东为天津市国资委全资子公司。目前华兴投资的股东天津津鑫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股权穿透之后为同样为天津市国资委全资子公司。

也就是说,持有华田旅业45%股权的第二大股东华兴投资,是由自然人直接持股的民营企业转变为天津市纯国企企业的。

2016年6月1日至7月15日,天津市委巡视十三组对天津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党委进行了专项巡视。巡视中,巡视组发现和干部群众反映问题之一是,“违规发放‘人情贷’,以贷谋私问题时有发生”。


信托资讯 信托网 信托投资网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